ȴʣ ȵ
主页 > 海外看中国 >

美国对华直接投资收益分析
              Դ 未知 2020-04-24


      美国跨国公司作为世界投资中最活跃的组成部分,自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改革开放伊始就开始进入中国市场。40年来,美国对华投资持续发展,投资领域不断拓宽,投资水平不断提高,形成了利益交融的互利共赢关系。据商务部统计,2018年,中国新批设立美资企业1750家,同比上升30%,合同美资金额104.5亿美元,同比上升100.3%,实际使用美资金额26.9亿美元,同比上升1.5%。截至2018年底,美对华投资项目累计达70181个,实际投入851.9亿美元,分别占中国已批外资企业的7.3%和实际利用外资的4.2%。

      美国企业来华投资促进了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反过来,中国为美国跨国公司也提供了巨大的商业机会。大多数在华美资企业业绩良好,中国市场已成为其重要增长点和利润中心。

      从绝对数目来看,美国对华投资的项目数、合同外资及实际使用外资金额波动增长,有些年份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即对华投资出现倒流。从流量的角度看,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实际金额占其对外直接投资流出总量的比重一直在低水平徘徊。从存量的角度看,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统计数据表明,截至2018年底,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存量占美国对外直接投资总存量的1.96%。

      形成这种流入结构有多方面因素。从美国方面看,一是美国跨国公司对美国宏观经济走势依赖较大。二是美国的投资政策对美国在华投资产生不利影响,如美国对技术转让的限制、对华实施贸易制裁等政策,有些限制措施直接损害美国在华企业的利益,影响其投资信心。此外,美国近年来连续推出减税法案,2004年10月美国众议院通过的《本土投资法》规定,将美国公司海外收益的所得税税率由35%下调至5.25%,条件是将这些收益投资于美国。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启动新一轮税改,企业所得税率从35%下调至21%,对企业由全球征税体制转变为属地征税原则,对存量海外利润汇回征收一次性优惠税率。这些政策导致了大量的海外资本,特别是制造业的回流。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统计显示,2018年美国总体对外直接投资为负值。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吸引美资的增速。

      从中国方面看,美国对华投资始终没有摆脱试探阶段。有四种可能的解释:一是因为自然和文化距离等客观因素;二是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差异导致中美相互认同冲突和战略互信缺失,进而导致经贸问题化;三是中国在一些领域的市场准入政策限制了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美国企业的进入;四是我国外商投资环境与国际一流水平相比仍存在差距,在金融环境、信用环境、行政效率等方面还不适应信息化和全球化发展的要求。

      现有的全球价值链分工、供应链和产业链布局是以美国跨国公司主导形成的,其相应的利益也是最大的。美国海外投资收益总体保持较高的增长趋势。美国BEA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美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为59509.9亿美元,累计投资收益为5310亿美元,投资收益率(投资收益/投资存量,下同)为8.9%;同期对华直接投资存量为1165.2亿美元,累计投资收益为130.7亿美元,投资收益率为11.2%,较美对外投资平均收益率高出2.3个百分点。

      丰厚的投资收益是驱使美国跨国公司进行海外直接投资的根本动力。美国海外投资收益主要来自控股公司,2018年控股公司存量收益达2782亿美元,占美国海外投资总收益的52.4%。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美国主要是凭借其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在全球的直接投资中获得收益。

      通过分析美方数据可得出,美企在华投资收益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在很多年份,美国对华直接投资收益率高达16%以上。其中,美对华在采矿业、制造业、信息服务、金融保险和专业技术服务中的投资收益率高于美对外投资平均收益率,而在非银行控股公司、储蓄机构、批发贸易中的投资收益率低于后者。

      由于美国跨国公司对华直接投资资本技术密集程度较高,项目规模较大,一旦投入生产后,一般能在较短时间内获得较好的经济效益。根据商务部数据,2017年在华美资企业实际销售收入约7000亿美元。以安费诺集团(Amphenol Corporation)为例,1984年进军中国的美国安费诺集团是全球第二大连接器与线缆组件生产企业。该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7年10年间,安费诺全球营收总额年均增速为9%,它在中国市场营收从5.6亿美元增长到21亿美元,年均增速高达16%,几乎是全球增速的二倍。过去10年间,安费诺在中国市场营收份额占其全球市场份额中的比重,由17%增长到30%。

      纵向比较近年来的数据,美企在华投资收益处在下行通道上。美国政府挑起的贸易摩擦破坏了现有的供应链和产业链布局,必然导致美国在华跨国公司利益的巨大损失。

      一方面,双方加征关税对美在华企业经营活动和利润造成直接影响;另一方面,加征关税措施和对中国公司的制裁,会导致美企供应链成本的人为增加,部分企业调整供应链全球布局,摆脱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其成本就会不断增加。

      除此之外,贸易摩擦针对的是产品,但受到打击的则是涉案产品相关的整个行业,并进而影响到相关上下游产业的发展。中国美国商会2019年5月针对关税如何影响中美企业的调查表明,75%的公司受到负面影响,主要影响是减少了产品需求,提高了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

      从长远看,中美关系的走向存在多种可能。外部环境和国内市场变化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美跨国公司国际化战略的不确定性。在全球价值链纵深发展背景下,投资制度协调日益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美国海外直接投资一直比较注重投资软环境要素,如市场透明度、法律与金融配套体系、市场成熟程度与消费能力以及当地人力资源的素质等。

      中国美国商会的调查表明,目前,市场准入限制、监管透明度、知识产权保护、公平公正执法是在华美企面临的重大挑战,尤其是在技术和研发密集型行业。从中国自身来讲,当前最主要的是做好国内相关改革,将政策的着力点聚焦在三个方面,一是深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二是进一步释放内需市场的潜力;三是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进一步增强对美国投资的吸引力。

      美国跨国公司全球战略、国际、国内宏观经济环境、中国外资政策的倾向性、市场开放的次序、政策引导的力度等方面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未来美国对华外资的发展。

      中国经济基本面优势以及经济平稳发展为美国对华投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美在、安全、经济三方面都存在战略矛盾,但中国的外资法律和政策为在华美资企业提供了足够的保障,美企不会因为双边关系的波动而遭受冲击。

      中国美国商会《2019美国企业在中国》的调查表明,从事技术和研发密集型行业美企的对华投资态度发生了最大的变化,2017年只有51%的相关企业将中国列为前三的投资目的地,而2018年,这一数字比例上升至63%,在消费行业、服务行业,以及工业和资源行业,超过半数的受访企业继续将中国列为三大投资目的地之一,比例分别为79%、57%和52%。

      随着中国市场准入的扩大和投资环境的改善,美国对华投资的产业结构可能在新的形势下发生变化。主要表现在,一是继续转向技术与服务领域,二是以降低生产或经营成本为目的的“成本型”投资比重下降,“市场型”投资比重继续上升。